UCLA Health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疗系统

科学家们指出了组蛋白令人惊讶的新功能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研究人员发现了组蛋白的一种新功能。组蛋白即一种孢子状的蛋白质,可以调节基因表达,帮助将长链DNA装入细胞中。其组合产生的基质称为染色质,而组蛋白为染色体提供了结构基础。

欢迎AI机器人Robin加入UCLA Health医疗中心大家庭

在新冠疫情的爆发期间,具备情感学习能力的Robin将发挥其专长,与处于社交隔离或免疫力低下的的儿童患者进行互动。

降低胆固醇的他汀类药物的使用与新冠肺炎住院患者的低死亡率有关

中国研究人员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王宜斌(Dr. Yibin Wang)博士合作的一项新研究显示,与不服用降胆固醇的他汀类药物的患者相比,服用他汀类药物的新型冠状肺炎住院治疗患者的死亡率更低,使用辅助呼吸机的几率也更低。接受他汀类药物治疗的住院患者死亡率为5.2%,而未接受他汀类药物治疗的新冠肺炎患者的死亡率为9.4%。他汀类药物的使用也与较低的炎症水平、较低的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发生率和重症监护病房的入院率有联系。

2020全球最佳医疗体系榜单

祝贺UCLA Health罗纳德·里根医疗中心(Ronald Reagan UCLA Medical Center)在2020全球最佳医疗体系排行中位列前 #50,全美排行第 #11。据《新闻周刊》报道,排行依据专业医疗人员推荐、患者调查结果、主要医疗绩效等指标从来自20个国家的医院中选出。能够当选全球最优医疗之一,我们深感自豪。感谢我们的患者、家人,志愿者和社区大家庭,是你们支持与鼓励,成就我们的今天。

研究人员使用干细胞模拟COVID-19免疫反应

造血干细胞产生的树突细胞的显微镜图像。右上:Christopher Seet博士,Gay Crooks博士。 编者按:此公告于2020年6月23日更新,以修正来自加州再生医学研究所的拨款金额。赠款金额为15万美元。当前,美国各地的城市都在重新开放,但离彻底消灭COVID-19疫情有很长的路要走。要真正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一种能够阻止感染传播的疫苗。 但是,要开发出有效的疫苗,我们首先需要了解免疫系统是如何应对导致新冠肺炎的SARS-CoV-2病毒的。 疫苗的工作原理是模拟感染。它们使人的免疫系统暴露在病毒的弱化版本或其原本要保护的成分之下,让免疫系统提前做好对抗病毒的准备。因此,当人们暴露在真正的病毒面前,他们的免疫系统就能迅速识别敌人并对抗感染。疫苗需要包含病毒的正确部分,以引发强烈的免疫反应并产生长期保护。 大多数针对SARS CoV-2的疫苗都是利用病毒刺激免疫系统产生一种叫做抗体的蛋白质来对抗病毒。另一疫苗是通过激活免疫系统的T细胞来抵抗病毒。 T细胞能够特别的“识别”被病毒感染的细胞,而这些反应对于提供针对病毒的长期保护将尤为重要。研究人员面临的一个挑战是,他们只有几个月的时间来研究免疫系统是如何抵御SARS CoV-2的,特别是病毒的哪些部分能激发T细胞最好的反应。 这就是免疫治疗研究人员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Eli和Edybroad再生医学中心和干细胞研究员Gay Crooks博士和Christopher Seet博士介入的地方。 多年来,他们一直在完善一项创新技术,即使用造血干细胞生成所有类型的血液和免疫细胞——来产生一种罕见而强大的免疫细胞亚群,称为1型树突细胞。1型树突状细胞在免疫反应中扮演重要角色,它们吞噬被病毒感染的细胞中称为抗原的外来蛋白质,然后将其切成碎片。然后树突细胞利用这些蛋白质片段触发T细胞产生免疫反应。 利用这项技术,Crooks和Seet博士正在努力查明SARS-CoV-2病毒的哪个特定部位能激起T细胞反应。 建立持久的免疫 “我们从对其他病毒感染和癌症免疫治疗的大量研究中了解到,T细胞反应对长期免疫非常重要”,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大卫格芬医学院血液肿瘤学助理教授Seet博士提到,“因此,这种方法将使我们能够更好地描述T细胞对SARS-CoV-2的反应,并将疫苗和治疗方法的开发重点放在那些能诱导强T细胞免疫的病毒部位。” 这个项目最近获得了加州干细胞机构——加州再生医学研究所(California Institute for Regenerative Medicine) 15万美元的资助。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布罗德干细胞研究中心也获得了同样的资助。 Crooks和Seet博士的项目使用从健康捐献者身上提取并感染了含有SARS-CoV-2抗原的病毒的造血干细胞。然后,他们使用Seet和Crooks实验室的研究生Suwen Li开发的一种新方法,引导这些干细胞产生大量的1型树突细胞。Seet和Li都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Broad stem Cell研究中心的毕业生。 “我们能够利用树突细胞从T细胞抗原诱发强烈的免疫反应,”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泛干细胞研究中心的副主任,病理学和实验室医学和儿科医学院教授Crooks博士说。 当1型树突细胞将病毒抗原切成碎片时,它们将这些碎片呈现在细胞表面给T细胞。我们的身体每天产生数百万个T细胞,每个T细胞都有自己独特的抗原受体,但只有少数T细胞的受体能够从病毒中识别特定的抗原。 当带有正确受体的T细胞识别出树突细胞上的病毒抗原是外来的和危险时,将引发一系列事件,激活免疫系统的多个部分来攻击感染病毒的细胞。这包括克隆扩张,在这个过程中,每个做出反应的T细胞将产生大量相同的细胞,称为克隆,这些细胞都具备识别抗原的能力。 “大多数的T细胞会采取行动和通过杀死被病毒感染的细胞来对抗感染,”Seet博士说,他和Crooks博士一样,同为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琼森综合癌症中心的成员。“然而,这些细胞中的一小部分变成了T细胞记忆——在体内存活多年的T细胞,如果病毒卷土重来,它们会迅速产生一种强大的T细胞反应,从而保护自己免受未来的感染。这就是免疫记忆。” 产生极其罕见的免疫细胞 这个过程一直以来都是实验室建模的挑战之一,因为1型树突细胞极其罕见——它们只占血液中细胞的不到0.1%。现在有了这一新的干细胞技术,Crooks和Seet博士可以通过健康人捐赠的血液干细胞中提取和培养大量树突细胞,植入病毒,在实验室中观察血液中T细胞的反应。 Seet博士说:“这样做的好处是,我们可以非常迅速地操作而不需要进行实际的疫苗试验,因此我们可以在实验室中非常迅速地找出病毒的哪个部分诱导T细胞反应最好。” 由此产生的数据可用于开发新的COVID-19新冠病毒疫苗,以改善T细胞反应。关于哪些病毒抗原对T细胞最重要的数据也可以用来监测现有候选疫苗的有效性,以及个人对病毒的免疫状态。 Seet博士说:“现在有几十种候选疫苗正在开发中,其中三到四种已经进入临床试验。我们都希望一种或多种疫苗能够有效地产生快速且持久的免疫力。但是由于我们对这种新病毒还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仍然需要深入了解才能最好地保护人们不受感染。” 支持对人体自身过程的基础研究,为对抗疾病的新疗法提供信息,是泛干细胞研究中心的核心任务。 “当我们几年前着手这个项目时,我们不知道它将对研究病毒感染发挥作用”,Crooks谈到,“正是因为我们已经有了这些工具,才能够如此迅速地采取行动。”

NBA球星兼校友 凯文·乐福 资助心理健康治疗

克利夫兰骑士队的凯文•乐福公开,并与大家分享其深受焦虑,惶恐与抑郁的抗争经历,并通过个人的基金会向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心理学部门捐款50万美元。

粘接膜让智能手表成为健康监控系统

这款定制智能手表的底部安装有粘接膜,可以检测出汗液中的代谢物和营养成分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工程师设计了一款薄膜,该薄膜能够将消费者的智能手表升级为强大的健康监控系统。该系统通过观察汗液中的化学指标来实时了解体内的情况。该技术的详细介绍发表于《科学进展》(Science Advances) 杂志。 智能手表可以帮助记录你的行走距离,睡眠时间和心率,甚至可以实现测量血压的功能。当智能手表与其他设备相连时,人们可以利用这些设备长期追踪这些健康指标。 而这些手表不能做些什么呢?目前,这些手表无法检测身体的化学反应。为此,需要通过追踪我们体液中的生物标记分子,例如葡萄糖和乳酸,来了解身体的新陈代谢的状况。 为了满足这一需求,研究人员设计了一款可粘贴在智能手表背面的一次性粘接膜。这一薄膜可以检测出存在于汗液中的微量分子,如代谢物和某些营养素。同时,他们还开发了一款定制智能手表和用于记录数据的配套APP。 ”这项工作的灵感来自于,我们认识到智能手表和其他拥有数据收集,计算和传输功能的可穿戴技术的全球销售量已经超过了一亿,”项目负责人,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萨姆厄工程学院(UCLA Samueli School of Engineering)电气和计算机工程助理教授Sam Emaminejad提到,“目前,我们想出的解决方案是将这些穿戴设备升级为健康监测平台,使他们能够测量分子水平,从而让我们更深入的了解体内实时发生的事情。” 粘接膜与皮肤接触的那一面收集并分析汗液的化学成分。而手表的那一侧则将这些化学信号转化为电子信号,这些电子信号可以被读取、处理,最终在智能手表上显示出来。 论文的共同首席作者是研究生Yichao Zhao和博士后学者Bo Wang。他们都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Emaminejad教授开设的互联集成生物电子实验室的成员。 Zhao说:“通过在粘接膜和垂直导电薄膜上制作传感器,我们消除了对外部连接器的需求。通过这种方式,我们不仅让传感器更容易与消费电子产品集成,还消除了用户移动中对化学数据收集的影响。” “通过在粘接膜中加入适当针对葡萄糖和乳酸酶的感应层,可以显示身体的新陈代谢水平,以及像胆碱这样的营养物质水平,”Wang说。 尽管该团队设计了一款定制的智能手表和与该系统协同工作的APP,但Wang表示,这一概念有朝一日可能将会被应用到流行的智能手表上。 ichao Zhao/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粘接膜与皮肤接触的一侧收集并分析汗液的化学成分。 该研究的其他作者全部来自Emaminejad教授的实验室,包括Hannaneh Hojaiji, Zhaoqing Wang, Shuyu Lin, Christopher Yeung, Haisong Lin, Peterson Nguyen, Kaili Chiu, Kamyar Salahi, Xuanbing Cheng, Jiawei Tan 和 Betto Alcitlali Cerrillos。 来自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微创治疗中心、纳米电子研究机构及图书馆Lux实验室的工作人员,为制造该设备做出了贡献。 该研究得到了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亨利·杰克逊基金会,斯坦福基因组技术中心杰出青年研究者奖(与Intermountain Healthcare合作);大脑和行为基金会(旗下的NARSAD青年研究者基金),以及PhRMA基金会的资助。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已经申请了这项技术的专利。

UCLA Health医疗中心美泰儿童医院被评为全美最佳儿童医院之一

UCLA Health医疗中心美泰儿童医院因其在儿科护理方面广泛卓越的成就,被《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告》评选为2020-21年度最佳儿童医院之一。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获得了国家卫生研究院近1,400万美元的奖助金,用于研究对抗艾滋病毒的基因疗法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UCLA) 的研究人员及其同事获得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的1,365万美元的资助,用于研究和进一步开发一种名为CAR-T的免疫疗法,这种疗法使用转基因干细胞来靶向摧毁艾滋病病毒。

UCLA Health医疗中心首席执行官Johnese Spisso被《现代医学杂志》评为“2020年度最具影响力的50位临床管理者”之一

UCLA Health医疗中心总裁兼UCLA Health医疗体系首席执行官Johnese Spisso被《现代医学杂志》评选为“本年度五十位最具影响力的临床医学管理者”之一。该项目旨表彰在医疗保健行业中,受同行与专家公认的最具影响力的领导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