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LA Health

疫情何时会成为地方性流行病?二者之间的区别是什么?

02/10/2022

奥密克戎(omicron)变体提供了有关新冠轨迹的线索

尽管在世界范围内奥密克戎 (omicron) 的感染人数史无前例之高,但对于那些接种过新冠疫苗并接受了加强针剂的人来说,感染这种变体的感觉就像是患普通感冒一样。

这可能是疫情中一个前瞻性的进步。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健康临床微生物学家杨尚新(Shangxin Yang)博士表示:“当我们回溯到 10 年前,我认为奥密克戎(omicron)的出现将被视为标志性事件,因为它确实为新冠带来了隧道尽头的曙光。我们可能会看到疫情是如何结束并且成为一种普遍的流行病。”

世界卫生组织于 2020 年 3 月宣布新型冠状病毒为大流行病——即一种呈指数级传播的疾病。这种被称为 SARS-CoV-2 的病毒在几个月内从中国武汉传播到全球,至今造成超过 550 万人死亡。

另一方面,根据世卫组织突发卫生事件规划执行主任、医学博士 Mike Ryan 的说法——一种普遍地方性传播的疾病是一种具有更可预见传播率的疾病。 例如,感冒和流感都是是普遍的地方性疾病,通常在每年冬天都会流行。

但鉴于导致新冠病毒的SARS-CoV-2 的高传播性,一些专家认为新型冠状病毒已经流行。

流行病学家蒂莫西·布鲁尔 (Timothy Brewer) 医学博士、公共卫生硕士 (MPH) 指出新冠将会成为所谓地方性普遍的通病:“这种病毒十分常见于人际传播,极有可能无法永远被消灭。”

无论如何归类新冠的疾病种类,COVID-19 都不会消失。

杨尚新(Shangxin Yang)博士

以前的流行病是如何演变的

杨博士指出,猪流感的大流行是一种疾病从大流行病到地方性通病的过程轨迹的一个例子。

2009 年猪流感爆发时,没有人对它产生免疫力。这种猪流感 H1N1 流感病毒的其中一种——与导致 1918 年流感大流行的病毒相同——它从人传播到猪和鸟类,然后再传播回来,一路上伴随着多种病毒基因组的重组。杨博士提到,这种流感到 2009 年春天它开始在人群中传播时,病毒中已经含有源自人、猪和鸟类的元素,“这些元素重新结合并且形成了一种全新的病毒”。

与新型冠状病毒一样,这种疾病在全球范围内迅速传播,并以类似于我们过去两年所经历的激增的形式在浪潮来袭。

杨博士表示,得益于完善的年度流感疫苗接种计划,科学家们能够非常迅速地开发出一种针对猪流感的疫苗。此外,由于猪流感不像新冠那样致命,因此有很多幸存者都自然产生了免疫力。

杨博士说:“到 2009 年冬天,大多数人要么被感染,要么已经接种了疫苗,因此人们很快就在全球范围内获得了群体免疫。”这样的情况意味着有足够多的人接触过这种病毒,以至于他们得到了一些针对严重疾病的保护。杨博士表示道: “因此,截止到 2010 年 8 月——基本上是一年多一点——大流行结束了。 但病毒并没有消失。 该病毒成为普通疾病。 它基本上只是变成了一种新的季节性流感。”

布鲁尔博士建议,另一种可能性是新冠病毒可能会遵循更像 HIV的大流行的轨迹。 今天的艾滋病毒与 40 年前出现时一样致命,并且传染性不亚于它,但该疾病的治疗和预防已经显着改善。

“并不是说 SARS-CoV-2 必须降低致病性才能成为地方性流行病,”布鲁尔博士说。 “决定它是否会转化为地方性流行病的是它在人与人之间的传播程度有多高,而且自不必说它目前在人与人直接的传播非常密切。”

蒂莫西·布鲁尔 (Timothy Brewer) 博士

新冠的未来

奥密克戎变体的迅速传播——在 2022 年冬季激增期间,美国每天有超过 700,000 例新病例——意味着更多、更多的人将对 COVID-19 得到一定程度的免疫力。奥密克戎在某些人群中仍然是致命的,包括未接种疫苗或免疫功能低下的人群,但与之前的病毒变种相比,它导致的住院率和死亡率有所下降。

杨尚新博士说:“我认为在这次激增之后,世界上的大多数人要么接种疫苗,要么被感染。”

但这是否意味着 COVID 现在为普遍性疾病,或者这是朝这个方向迈出的一步?

杨博士表示:“我认为在这次激增之后,地球上的大多数人要么接种疫苗,要么被感染。因此,全球人口将获得群体免疫。将使 SARS-CoV-2 病毒成为地方病。”

杨博士设想了一个未来,SARS-CoV-2 可能表现得像流感或普通感冒——成为一种更令人讨厌而不是危及生命的季节性疾病。然而,季节性流感仍然威胁着一些人的生命,每年在美国导致数万人死亡。

蒂莫西·布鲁尔 (Timothy Brewer) 博士说,疫苗、增强剂和广泛的奥密克戎变体所带来的的对新冠的免疫力增强可能会在时间上延缓未来变体的出现。“随着人群免疫力的提高,病例数将开始下降,因为感染该特定变体的易感个体将越来越少。”

他表示:“因为感染该特定变体的易感个体将越来越少,随着人群免疫力的提高,病例数将开始下降。”他说。

COVID-19 病例数的最终下降,加上新的药物——包括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最近批准的抗病毒药片——以及在冠状病毒大流行过程中获得的治疗病毒的专业知识,可以使医疗保健系统更好地适应确实被感染的人。

下一个变体?

蒂莫西·布鲁尔 (Timothy Brewer) 博士说,任何未来的变体都必须更容易传播或更能避开我们目前的免疫力——或两者兼而有之——才能取代奥密克戎,并且每个新变体都需要取代前一个变体才能站稳脚跟。

但重要的是要注意传染性(病毒传播的难易程度)、免疫逃逸(它逃避疫苗接种或先前感染的保护程度)和致病性(疾病的严重程度)是独立的属性。

布鲁尔博士表示:“你可以拥有一种具有更高致病性或更少致病性的免疫逃逸的变体。奥密克戎比其前身 delta 变体更具传染性,也更能逃避免疫,但致病性较低。”

杨博士补充道·,一个大的问题是动物在未来变种进化中可能扮演的角色。

他说:“目前尚不清楚 SARS-CoV-2 是否有大型动物宿主,该病毒的动物毒株是否会溢出回人类并导致某种持续的大流行,这还有待确定。”

例如,2020 年,COVID-19 在欧洲许多地区的养殖水貂中迅速传播,该变种也能够感染人。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这种病毒很容易在俄亥俄州的白尾鹿中传播,但没有传播回人类。

“ 动物传染病的宿主是这个等式中不可预测的因素,”杨博士说。

最近的流感大流行,包括猪流感,是由病毒在动物体内变异然后感染人而造成的。

杨博士表示:“从更乐观的角度来看,我们希望奥密克戎(omicron)是可以尽快结束这场疫情最后一个主要变体。但是很显然,我们需要时间来得知最后的答案。”

他认为,如果奥密克戎(omicron)确实是 SARS-CoV-2 轨迹中的最后一个变体,它将“加入一长串人类病原体”并引起类似于其他定期传播的冠状病毒引起的感冒症状的季节性疾病。

“这是我认为的结局。”杨博士说,“我希望新冠疫情大概在今年夏天的时候结束。但是结果还待观察。”